1. 首页 > 瘦身资讯
  2. 减肥的残酷历史和现实

减肥的残酷历史和现实

减肥的残酷历史和现实在崇尚减肥的人士那里,这类“神器”更是层出不穷,最新流行的一件是颇具复古风的束腰带某些宗教会使用戒尺、束棒等工具,让信徒们更自律。而在崇尚减肥的人士那里,这类“...

在崇尚减肥的人士那里,这类“神器”更是层出不穷,最新流行的一件是颇具复古风的束腰带

某些宗教会使用戒尺、束棒等工具,让信徒们更自律。而在崇尚减肥的人士那里,这类“神器”更是层出不穷,最新流行的一件是颇具复古风的束腰带。

卡戴珊家族里在社交网络上拥有上千万粉丝的金.卡戴珊,就在网上秀出一张系着束腰带的自拍照,并称自己在坚持束腰。

卡戴珊类似芭比娃娃的身材本来就让无数女性羡慕,而这张带有明显广告意味的照片,让追随者们似乎找到了塑造同样好身材的一个捷径。于是,束腰带生产商开始接到大量订单。

楚腰纤细掌中轻的代价


束腰带并非时尚人士的新鲜物件。

在美国小说《飘》里有这样一个情节:在社交舞会开始前,有钱人家的女孩在黑人女仆的帮助下,费尽力气把自己塞进鲸须制成的束腰带里。为了让自己的腰身看着纤细一些,她们不仅要吐出肺里的最后一口空气,甚至还要冒着晕厥的危险。

时过境迁,到现在美国的黑人女仆都已经重获自由一个多世纪,而束腰带却并没有被丢弃。近两年,束腰带再次受到爱美女性的青睐,市场出现了暴发。

这股回潮看上去是美国“网红”带动的结果,但实际上,这种束腰带的流行是市场产业的再次复古。

在将近5个世纪以前,束腰带就开始率先在西班牙流行起来。当时人们以鲸须为骨架制成一种无袖胸衣,这种胸衣呈倒三角形,穿上身后从肩至腰都非常紧身,可调节的系带能将女人的腰肢勒到一个理想的程度。

第一个将“瘦腰”推向极致的是法国王妃凯瑟琳.德.美第奇,她的腰围在传闻中达到了40厘米,为了跟风,欧洲女性开始对自己更加严格要求,甚至用金属条来做束腰带。这种形体上的“竞赛”导致的一个结果是,在社交场合上不时会有呼吸不畅的女性晕倒,这也使得嗅盐成为当时的女人们必备的随身物品之一。

几个世纪前的爱美女性整日苦于木板、鲸骨和金属条的压迫,批评家讥讽这是“系腰身于鲸骨囹圄”,随着技术进步,现在的束腰带由尼龙和复合材料等柔软透气些的材料制成,重新成为时髦服饰,在商店里公开销售。

然而材料的进步并不能让人呼吸更顺畅一些。束腰带给人带来的是短期的视觉效果和长期的潜在物理伤害。毕竟勒得再紧,腰上的肉也还在那里,反而腹腔内部的器官可能会因为频繁受到挤压而受损。20岁的英国模特詹.罗米妮已经为束腰带付出了代价。已经拥有41厘米蜂腰的她仍坚持每日穿束腰紧身衣超过6个小时,试图塑造出世界最细腰围。结果,她的身体造成了无可挽回的伤害,肋骨因长期受到挤压而时时疼痛,体内器官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。

中国古代说“楚王好细腰,宫中多饿死”,用束腰带来把自己勒伤这种行为看上去比饿死是要强上几分,可仔细想想,这其中包含的智力因素仍让人着急。不过在“看上去瘦”的致命诱惑面前,有多少人能时刻保持冷静呢?

开启纤细时代


女性并不是一开始就要受这种夹身之苦的,比如维伦多尔夫的维纳斯就是丰乳肥臀的样子。

但这种带有生殖崇拜色彩的审美在进入相对富足的农耕社会后,地位就开始下降。女性自此踏上了追求减肥的不归路。

最早追求纤细美是贵族的专利。理由很简单,要想减肥,首先要有额外的肉才行。在生产力并不发达的时候,能胖起来的属于衣食无忧的有闲阶级。对苗条、纤细的追求是上层社会的专利,在下层社会,人们依然追求丰满、健硕的女性。那个时候,玉润珠圆更像是生活水平的标志。

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能够有幸成为减肥大军中的一员,还要拜地理大发现所赐,在马铃薯、玉米、番薯等高产作物传入后,大部分人才第一次能够真正做到衣食无忧。此后,人们对体型有了更高的要求,减肥也成为全民的运动。

不过,在社会普遍以瘦为美的大背景下,也有人依旧坚持自然之美。比如在整个荷兰画派里,鲁本斯是比较讨喜的一位,因为在他的构图中,没有身材让人自惭形秽的模特,也没有神经质的色彩。在大部分作品里,都是在饱和的光线下,身材丰腴的人物,脸上洋溢着吃饱喝足后那种幸福的微笑,给人以富足的即视感。

并不是人人都欣赏鲁本斯,现代化的宣传工具,已经将一个在现实中并不多见的样子当做标准体型,硬生生植入到人们的心中:瘦高、纤细。广告、杂志封面、银屏、银幕上,都充斥着以这种标准挑选出的模特,这也给人们造成一个错觉,仿佛这样的美女到处都是。

减肥不仅是一场身体上的残酷运动,也是文化上的残酷考验。因为在和现实比较后,除了拥有坚定自我认同感的少数人外,人们往往收获的是满满的沮丧之情:女性在经过比较后会带来很大的心理压力,而男性则会明白自己的期待确实有些不切合实际。

于是,一场反对把女性符号化、抵制商业化制造出来的不真实的“完美”女人形象的战争,伴随着自我意识的觉醒,开始逐渐流行起来。

反击第一线是引领风尚的时装舞台。越来越多的世界一流时装品牌开始逐渐放弃皮包骨头的“零号身材”模特,选用与“正常人”的体重更接近的模特来展示自己的产品。

减肥是溢出的恶意


在一场人人都在追求纤细的减肥运动中,肥胖已经成了一场原罪。肥胖不但是身体发福,在精神层面,也被和蠢笨画上了等号。一句话,健康和聪明的人都被刻画成瘦人。

其实从进化的角度看,消瘦或许很美,但与人们的生理需求却背道而驰。

英国食品标准局前主席约翰.克雷布斯曾出版了一著作《食物简史》。在书中,布雷克斯认为进化使人们本能地享受糖、脂肪和盐。糖和脂肪是关键的能量来源,人还需要盐来补充一天中失去的体液。只是,现在的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摄入过量食物,部分原因是食物变得更便宜。

本来“食不厌精脍不厌细”也算是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天性使然。从本质上说,爱美食和爱美型有着同样的心理驱动,遗憾的是,大部分人在没有管住嘴的同时,也没能迈开腿。现在依靠走路或者骑自行车上下班的人数和20年前相比已大幅下降,而且运动效果也没那么立竿见影:在跑步机上大汗淋漓地运动20分钟,消耗的卡路里等同于30秒喝下一瓶软饮料的热量。在天性的碰撞下,导致爱美食和爱美型在结果上出现了较大程度的背离,于是,将减肥作为终生事业来抓的空间也就此被创造出来。

更让减肥变得大义凛然的是,肥胖已经被认为超出了个人需要穿几号衣服的范畴,被描述成是一场公共卫生的灾难,是诸多严重疾病的直接、间接诱因,也是健康的重大隐患。而为了挽救这个因肥胖而日益衰落——至少是拥挤——的世界,还要靠那些特意用紧身衣勾勒出完美线条的减肥狂人出马才行。

1

国外瘦身广告



减肥行业的任务很沉重。在过去30年里,美国的肥胖人口已增长逾一倍。在发展中国家,肥胖蔓延的速度与发达国家一样快,这引发了中国、印度、中东以及拉美部分国家的担忧和一系列最新举措。从全球来看,目前估计有16亿成年人超重,其中4亿人口被列为肥胖。

一个以十亿计数的庞大市场!这让减肥公司睡着都会笑醒。在他们已经在全社会成功营造出对肥胖的厌恶文化后,剩下的就是从那些“谈肥色变”的人身上收剪利润羊毛了,在这种情况下,拿出流行了几百年的束腰带这种东西也会大赚特赚。

不过让咬牙系着束腰带减肥的人士感到痛苦的是,又有科学研究表明,肥胖和污染的空气之间有正相关的联系。呼吸都长肉的窘境让人无语,说不定用不了多久,就有防雾霾的减肥口罩这种神器热卖了。


本文来源果然痩,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我们(SYS_EMAIL)本文链接:https://guoranshou.com/html/page/7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