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 > 瘦身资讯
  2. 日本为何将减肥定为国事

日本为何将减肥定为国事

日本为何将减肥定为国事大凡海外有人来到日本,都会惊呼说:“日本街头几乎看不到胖子!”的确,日本人中间胖子不多。当然,走在日本街头,偶尔会有一两个相扑运动员身材的人从眼前晃过,但是,成...

大凡海外有人来到日本,都会惊呼说:“日本街头几乎看不到胖子!”的确,日本人中间胖子不多。当然,走在日本街头,偶尔会有一两个相扑运动员身材的人从眼前晃过,但是,成群的胖子们在街头“欣然飘过”的情形,在日本还真是很少看到。举目四顾,满眼里多是表情严肃、脚步匆忙的瘦子们。

1

但苛刻的日本政府对此并不满意,他们认为他们的国民还苗条清瘦得不够水准。出于对“日本人肥胖”的无比忧虑,2007年,日本厚生劳动省甚至专门做了个肥胖主页,在这个“肥胖主页”下面,分别写着以下几个内容:

1.肥胖,是一种怎样的状态?

2.关于日本人的肥胖。

3.肥胖可怕的是什么?

4.预防肥胖的饮食。

5.预防肥胖的日常生活。

6.肥胖症的调查与检查。

在这几个网页里,分别以图表形式对有关肥胖的各种数据进行了详细说明。例如在“关于日本人的肥胖”页面,按男女性别、从20岁到70岁以上按不同年龄层次,分别对20年前的日本人、10年前的日本人以及现在的日本人的肥胖与苗条的推移进行对比,然后得出结论:“日本男性不管哪一个年龄层,肥胖者比10年前、20年前有大幅增加,尤其是40至60岁男性,肥胖者比过去增加了30%。而女性肥胖者则在减少,20至40岁女性有低体重倾向。”

此外,2006年日本政府在进行国民健康调查之后,也十分“大惊小怪”地说:不得了!40岁至70岁的日本男性,每2个人当中,就有1名是“内脏脂肪性肥胖”或“内脏脂肪性肥胖”的后备军!而女性则是每5人中就有1名!

明明目测日本街头那么多“瘦子”,但给日本政府一统计,硬是活生生统计出来许多“胖子”或“胖子后备军”。日本政府是怎么统计这些肥胖数据的呢?原来,日本厚生劳动省对于“肥胖者”的定义,不是根据目测或者体重来断定,而是根据BMI指数来判断的。所谓BMI指数,是指身体质量指数。“日本肥胖协会”将BMI指数22作为标准,BMI指数超过25则属于肥胖。此外,男性腹围超过85cm、女性腹围超过90cm,也被视为“内脏脂肪性肥胖”。按“日本肥胖协会”的说法,只要BMI指数超过25,即使目前身体并无任何不适,也会被判定为“内脏脂肪性肥胖”,属于高血糖、高血压、糖尿病、脂质异常等高危病的潜在人群,被认为有陷入重度生活习惯病的危险,未来发生心肌梗死、脑梗死、动脉硬化的可能性极高,因此需要进行即时的改善与治疗。

想要帮助日本的“胖子们”或是“胖子后备军们”脱离肥胖,远离各类生活习惯病的危险,要做的第一件事,自然就是找出“肥胖者”或“预备肥胖者”的目标人群,然后才好对症下药,帮助他们恢复细腰,变回苗条。为此,日本政府在2008年通过了一项名为“特定保健指导”的制度,这项制度规定:所有40岁至74岁加入医疗保险的中高年全体国民,都必须定期义务接受内脏脂肪检查。凡未接受检查者,一经发现有脂肪性肥胖,将对其所属的国民健康保险的组织或团体处以罚款。

此外,义务接受内脏脂肪检查的另一项罚款规定是:从2008年开始,到2013年的五年时间内,各健康保险组织或团体所负责的内脏脂肪性肥胖者或预备军人数,最低必须减少10%,未达到这一目标的,则将对保险者的“后期高龄者医疗制度”最大追加10%的财政负担。这也是一种变相的罚款方式。

从上面列举的几项严格的罚款制度来看,在日本,“肥胖”貌似已经触犯法律了——最起码是违反了国家的相关政策制度。这真是一项令胖子们无比郁闷的制度:虽说现在以瘦为美,但如果有一部分人愿意胖起来呢?难道也不可以?不是说日本是个民主国家吗?的确,日本政府的这项“特定保健指导”制度自出台之后,一直都在遭到质疑和抨擊,不少有识之士更是将这项制度与“人权”联系在一起,认为政府管得也实在太宽了!可是日本政府不这么想,他们忧心忡忡地认为,日本人的胖瘦,简直与政府的关系太大了!

2012年,日本内阁府公布了一份日本高龄化社会的调查统计报告,这份报告显示:

截至2011年10月1日,日本总人口为12780万人,其中65岁以上高龄人口为2975万人,占日本总人口的23.3%。并且,随着少子化与超高龄化的推移,预测到2060年,日本65岁以上的高龄化人口比例将达到39.9%,75岁以上的超高龄人口比例则将达到26.9%。也就是说,未来50年后的日本,每2.5人中就有一名65岁的高龄老人,每4个人当中就有一名75岁以上的超高龄老人。

除了上面的高龄人口统计,日本内阁府的这份调查报告,还根据日本的医疗保险制度算了这样一笔账:光是2009年一年,日本政府使用在社会保障补贴的费用,就高达998507亿日元,占到日本国民所得的29.4%。而这一高额社会保障支出中,支付给高龄者的补贴费为686422亿日元,占到社会保障补贴总额的68.7%。未来随着日本社会的高龄人口不断增加,支付给高龄者的医疗补贴费用也将持续上升。按日本总人口计算,目前20岁至64岁的劳动人口,平均每2.6人要负担1名高龄者,到2060年,则每1.2人就要负担1名高龄者,这将给整个社会带来巨大而沉重的负担。

这样拿着各种统计数据仔细一算账,再淡定的政府官僚,也不由出了身冷汗:未来50年后,面对这么多的高龄或超高龄人群,政府该怎么办?

为此,日本政府所想到的一个解决未来医疗费负担的最基本,其实也是最重要的方法,就是让国民们保持健康、提高长寿品质——出于这样的目的,从进入21世纪开始,日本政府推出了呼吁全体国民一起参加的“健康日本21”的国民运动。首先从幼儿园开始,对日本孩子们从小施行“食育教育”,告诉孩子们如何又健康又营养地吃好一日三餐,从小培养良好的饮食习惯。而对于已经过了“食育教育期”的中年人群,则推出“特定保健指导”制度,规定他们必须义务接受内脏脂肪检查,强迫性要求那些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必须努力消除腹部脂肪,恢复年少时的苗条细腰,免得将来年纪大了,因为肥胖所带来的疾病,给家庭和社会带来负担。

为了国民健康以及减轻未来的财政负担,而将减肥作为一种制度来执行——从出发点来看不能说坏,甚至好得有些用心良苦。但制度实施之后的结果,却有些不尽如人意:例如2011年度,只有45%的人接受了内脏脂肪义务化检查。对于余下55%没有接受检查的人,是否应该按规定进行罚款处置呢?一旦罚款的话,如此广泛的打击面,又将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、带来什么新的不安?对于制定这一政策的日本政府而言,这真是个进退两难的话题。


本文来源果然痩,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我们(SYS_EMAIL)本文链接:https://guoranshou.com/html/page/128.html